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精致珍贵的清晚期琉璃器

作者:天博    更新时间:2021-01-16 18:21

  清代的琉璃制品多作为宫廷御用的精美礼器,更多地体现了它们作为皇室的象征意义。如皇家制造的玻璃套色杯、盘或专为赏赐用的琉璃器皿等。

  道光皇帝有俭德,因此并没如乾隆时期大大鼓励宫廷琉璃业的生产。但是至道光年间,博山琉璃业却进入了兴盛时期。

  鼻烟壶、烟袋嘴等逐渐成为琉璃生产中的大宗产品,充翠仿玉的琉璃产品也开始兴盛,琉璃色料的种类大大增加。

  如道光琥珀色琉璃出棱扁圆形鼻烟壶,高6.1厘米,腹宽5.5厘米。烟壶扁圆体,上缺盖。通体琥珀色透明玻璃。腹部磨出几何形。壶底阴刻“道光年制”双竖行楷书款。

  另外,道光蓝料花草蝴蝶纹杯,高4.6厘米,口径6厘米,足径2.9厘米。杯蓝色琉璃质地,圆口,平底。杯身刻花卉、蝴蝶纹。杯底针刻楷书“道光年制”4字款。此杯堪称道光时期琉璃器的代表作。

  道光琉璃花草纹盒,口径7.9厘米,连足高8.0厘米,桃红色琉璃胎,圆口束颈,鼓腹,镶金属底,三足。口缘铜扣,连附金属质平顶盖。器外壁主要以金彩描卷草、白彩绘小花为饰,近口处涂饰金色一带,其上有白色草叶纹。

  还有一件琉璃水晶羊衔灵芝水丞,长9厘米,口径不足3厘米,水晶质地,纯净无瑕,光下略泛淡紫色调,属于传世小件玩赏品,“行有恒堂”款。器为卧羊造型,四足屈肢俯卧,头平昂,尾内收,周身团体静态安详。

  水丞开口于羊背上,口沿外饰花纹。羊身上在表明结构处以较大的圆弧卷曲纹装饰,纹饰全部凸起处理。羊头部加工尤精细,一双犄角与羊首羊身连在一起,中不留空,骨节清晰可见。口下有羊胡,口中衔灵芝,羊之形态和善可掬,此器取吉祥福寿寓意。

  清代后期,琉璃制品的生产广泛发展,制作工艺精湛而复杂。琉璃器的品种非常丰富,仅单色琉璃就有20余种,复色琉璃包括搅料、金星料、点彩夹金、纹丝等品种,另外,还有大量的套料琉璃器。这些琉璃制品晶莹剔透,华丽精美。

  琉璃渣斗的造型来源于瓷器,其特点是侈口、高颈、鼓肚、短足,其口大可与腹径相等或稍大于腹径,颈口高度约占全器的二分之一。如果从瓷器再将这种造型向上推,可以从青铜器看到其最早的起源,即可能由商周时期的青铜觚经压缩变化形成的。

  瓷制渣斗出现得较早,而琉璃渣斗则只有清代才有,并且流行于康熙、雍正和乾隆三朝,道光年间虽然数量减少,但仍可见其精美。

  如道光绿琉璃渣斗,高9.2厘米,口径7.7厘米,渣斗呈豆绿色,不透明。口大而外侈,向下内收束颈,腹部隆起,矮足平底与腹连接处微内束,通体无花纹装饰。器型不甚规整,底布镌刻“道光年制”双直行阴刻款。

  还有道光琥珀色琉璃渣斗,高9厘米,口径7.7厘米,腹径8.2厘米,足径4.8厘米。渣斗吹制而成。撇口,鼓腹,足底微凹。

  道光时其他琉璃器型也有所继承,如玛瑙色琉璃九瓣花三足花插,高7.5厘米,口径7.5厘米,花插模制而成。有九瓣花瓣组成。尖底,下承三乳钉足。

  杯身以为深浅不同的褐色、白色、灰蓝色琉璃交织在一起,形成流动的水涡纹,似玛瑙石的纹理,自然天成。

  内壁光素。外壁每瓣为一叶片,雕出主叶脉及网状细叶脉。该花插造型机装饰都很新颖别致,虽然无款,但仍属道光时的琉璃精品。

  咸丰年间,开始出现专门销售琉璃的料货庄,使博山琉璃的销售从集市贸易、长途贩运,逐渐转为以博山为中心的全国各地定点销售。

  如咸丰琥珀色琉璃直口瓶,高8.7厘米,口径4厘米,腹径9厘米。瓶吹制而成,直口,细长颈,鼓腹,外底微凹,习称摇铃樽。

  通体呈半透明琥珀色,光素无纹饰,器表有密密麻麻的小坑,这是清宫晚期琉璃常见的。外底中心碾琢阴刻单方框“咸丰年制”双竖行楷书款。

  同种器形还有咸丰豆绿色琉璃八棱直口瓶,高13.2厘米,口径2.3厘米,底径3.8厘米。瓶为模制,再经琢磨而成。

  器身纵向8棱角,细长颈,鼓腹下敛接圈足。通体为豆绿色不透明琉璃,光素无纹饰,外底中心碾琢阴刻单方框“咸丰年制”双竖行楷书款。

  同治年间,博山西冶街及其迤西一带几乎家家户户以琉璃为业,成为名副其实的“琉璃之乡”。除原有产品外,也开始生产铺丝屏风片、瓶、杯等产品。这时,作为制造琉璃产品的半成品料条,也成捆地远销外地。

  如同治浅蓝色琉璃碗,高7.2厘米,口径14.3厘米,底径5.9厘米。碗为模制而成。直口,下敛,平底内凹。通体浅蓝色光素琉璃,不透明。足底中央阴刻方框“同治年制”双竖行楷书款。

  还有同治豆青色琉璃直口瓶,高19厘米,口径3.7厘米,腹径8.5厘米。瓶吹制而成。圆形,直口,细长颈,底部圆形凹入。通体呈豆青色,光素无纹饰,器壁薄厚不均,表面有浅坑,不光滑。外底中心碾琢阴刻单方框“同治年制”双竖行楷书款。

  碗为模制而成。通体天蓝色光素琉璃,不透明。敞口,下敛,平底内凹,近似深盘。碗底正中阴刻方框“同治年制”双竖行楷书款。

  至清末,全新的琉璃制品成为不可或缺的日常用品,1904年,在山东的博山颜神镇成立琉璃公司制造琉璃。

  碗为模制而成。敞口,下敛,平底内凹。通体浅绿色琉璃,外底阴刻单方框“光绪年制”双竖行楷书款。此碗胎体厚重。

  清代后期大量制造的琉璃鼻烟壶,也成为当时的一种特色,形成了中国自先秦至隋唐之后琉璃品生产的又一个巅峰。

  如白套黑琉璃凸雕16字鼻烟壶,高7.2厘米,腹宽3.9厘米。烟壶扁长方体。白色套黑色琉璃,腹部正反两面共凸雕16字,壶体两侧黑色暗兽衔环耳,椭圆形圈足黑色一周。

  再如透明琉璃套紫琉璃鱼纹鼻烟壶,为套色琉璃中的珍品,通高5.4厘米,腹宽3.5厘米。烟壶扁圆体,无色透明琉璃套紫玻璃,腹部两面纹饰相同,均饰金鱼一条。绿琉璃盖连象牙勺。

  周乐元是晚清内书烟壶的一代宗师。周乐元的内书作品题材很广泛,山水、人物、花鸟、草虫、无不精美。他尤其擅长山水书,最能代表周乐元内书水平的是仿清代书家新罗山人的作品。

  如一件周乐元款琉璃内书山水人物鼻烟壶,高6.2厘米,腹宽3.7厘米。烟壶扁平式。腹部绘同景山水人物图:远处有起伏的山,山间隐约可见房舍数间,近处一身穿衰衣的老人在水边行走,还有一骑毛驴的行人正在赶路,其后随一侍童。烟壶的左上角题“壬辰初秋,周乐元作”。壬辰为1892年。

  有一件光绪茶绿色琉璃边扁圆鼻烟壶,高5.5厘米,腹宽5.2厘米。烟壶长扁圆体,无盖。通体浅茶绿色透明琉璃,光素无纹饰,椭圆形底足内阴刻“光绪年制”双竖行楷书款。

  光绪年间,山东博山也开始制造出内画产品,到光绪末年,铺丝屏吊灯、铺丝围屏、烟嘴、镯等产品。

  1910年,在南京举办的南洋劝业会博览会上,博山工艺传习所送展的铺丝屏等琉璃产品获优等奖牌。后来,在山东省第一届物品展览会上,博山送展的铺丝料货等产品获最优褒奖金牌。

  如晚清透明蓝琉璃竹叶纹盖罐,通高14.5厘米,口径15.8厘米,底径9.3厘米。罐吹制而成。直口,敛腹,矮足微外撇,圆钮盖。

  通体为透明无色琉璃,质地晶莹如水晶一般。盖及腹部一周饰凸起的竹叶纹,竹叶用写意法表现,有随风飘拂的动感,简洁自然。其整体装饰具有异域风格。

  与该罐风格类似的还有浅绿琉璃扇面花卉提梁壶,通梁高18.8厘米,最宽14.3厘米,口径4.7厘米,底径8.9厘米。壶为模制而成。长圆筒形,上有提梁,曲流,壶上有一盖,平底内凹。

  通体浅绿色透明琉璃,腹部两面各有一宝蓝色扇面形开光,其内饰彩色花卉纹,开光外饰金色折枝花卉纹,口边及盖上均饰银色折枝花卉纹。无款。此提梁壶琉璃质地晶莹剔透,光滑亮泽。

  清代晚期,南方琉璃生产以广州为中心,有一类以中国传统生产、生活为题材的琉璃蚀刻画深受西方人士的喜爱,成为当时的外销商品之一。

  如蚀刻赭色庭院养蚕图琉璃画片,高33.2厘米,宽43.5厘米,厚0.2厘米,画片为长方形,采用蚀刻技法制作而成。以乡村妇女庭院养蚕为题材。

  画面左侧为庭院一角,院落内修竹摇曳,围墙外一简易草棚临溪而建。草棚内,6名村妇分成两组,一组在整理桑叶,准备喂蚕;一组似在检查蚕茧。画面布局合理,写实逼真,颇具工笔画韵味。

  宣统年间,琉璃器大多仍以瓶、碗为主。如黄地套五彩玻璃瓶,高16.8厘米,口径1.5厘米,足径5.1厘米。瓶以黄色琉璃制胎,作天球式。小口,直颈,球腹,矮足。胎外套饰红、绿、深蓝、橘黄等多种颜色的透明琉璃,并制成萝卜、荷花、葡萄等花果图案。器颈上部饰以俯蕉叶纹一周,近足处饰莲花瓣纹。

  琉璃戗金为乾隆朝出现的琉璃工艺新品种,至宣统时仍有典型的器物生产,如透明琉璃戗金盖碗,通高7.3厘米,口径10.7厘米。碗圆形,平底,有盖。通体由无色透明琉璃制成,盖及碗外壁纹饰相同,均阴刻戗金如意云头纹和蕉叶纹。

  与此盖碗配套的还有盘和小碗,且数量较多,应为皇家御用生活品。此盖碗质地润洁,光泽度较好,加以金彩纹饰,愈显明净而华丽。

  宣统时期也生产了一些仿青铜器、瓷器的炉、鼎、樽等琉璃器,如蓝色琉璃朝天耳炉,通耳高7.4厘米,口径9.5厘米,底径5.9厘米。炉为模制而成。通体蓝色,透明。敛口,外撇双朝天耳,鼓腹,圈足。足内阴刻方印篆书款“宣统年制”。

  宣统时期,由于鼻烟的广泛流行,鼻烟壶的生产达到了极盛,琉璃鼻烟壶当然也不在少数。

  琉璃是中国古代文化与时代艺术的完美结合,其流光溢彩、变幻瑰丽,是东方人精致、细腻、含蓄的充分体现,是思想情感与艺术的融合。琉璃,积淀历史的华丽,她穿越3000年的时空,以内敛的丰富保留着不可磨灭的色彩。

  清代琉璃经历了早期的繁荣、中期的极盛和晚期的衰落三个阶段,而各个阶段都有新产品出现,即使是在衰落期也不例外。

  清代琉璃是中国工艺宝库中的不可多得的精品,它将数千年的中国传统琉璃技术与外来技术巧妙融合,创造了仍然归属于传统文化的崭新品种,这是其他各代都没有做到的,因此,清代琉璃器无疑是中国琉璃发展史的最高峰。

天博
上一篇:极度兴盛的清中期琉璃器     下一篇:【鉴赏】赏心悦目的清代琉璃器皿大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