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石湾日用陶器已经衰落 要发展陶瓷文化

作者:天博    更新时间:2021-02-15 14:11

  我小时候一路做陶瓷做到解放后,解放了以后,因为我一直都是做工的,基本上属于工人阶级,我自己在画画工艺这一块又有特长,各方面表现得比较积极,最后拿到工人的证件,被当做工农兵大学生,进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美术设计系读书。那是1955年,我23岁。那时刚解放,工人地位很高,无产阶级领导一切,我就是因为这样进了学校的。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工人最差工资最低,农民都比他好。那时候,我们石湾是没有什么文化的,我都说过大部分都是文盲。我就是石湾第一个大学生了。当时是很高兴的,就想好好学文化,学好了回来为石湾服务。

  1960年,我从中央工艺美院毕业后就留校任教,一直教书到1962年。在我还没毕业之前,石湾这边的领导都跟我说,毕业之后你回来吧。我自己也一心要求回广东回石湾工作。1962年,我回到广东,因为当时石湾镇还没有接收大学生的资格,又不得不在广州美院任教。1976年,我终于调回石湾。所以我跟你们说了,我是一心要往下走的,我这一生就是这样的。我家里的人都说我傻了,我太太一直在骂我,说我要是在广州美院待下去,早就评上教授了,现在退休也不至于这么差。没有办法,我受那一套影响太深了,就是要大公无私,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

  其实回到石湾之前,我就已经在关心石湾了。那时只能收集一些资料,收集中国历史,南海的历史,了解家乡方方面面的知识,从去北京读书一直到1976年,近二十年来一直研究这些。直到后来,我遇到了佛山解放后第一任书记罗汝澄,他一直想把石湾变成一个旅游城市。他是有一个构想的,就是把石湾搞成一个田园城市,然后让游客从佛山坐游艇仔,一路看美景一路游过来。他这个构想在当时太超前了,现在是很流行这样做。当时条件是不成熟的,刚执权,经济还很落后,饭都吃不饱,哪个有心旅游呢?发展工业发展经济最紧要。但是我一直被他影响,一直计划要做这个工作。后来无论在哪里,我一直都把心思放在这上面。我去了很多次景德镇,去过醴陵,又去过唐山,也去过磁州窑,去了很多搞陶瓷的地方,目的都是学知识回来,回石湾搞陶瓷搞旅游。

  石湾真的是一块宝地,它的面积只有大概3平方公里,却养活了四万多人。本土三万人左右,外县外省人一万多。平均每平方公里就能养活13000人,这是什么概念?上海是全国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它每平方公里也才养活2043人。为什么呢?就因为石湾有陶瓷。陶瓷工业还是佛山四大工业支柱之一。所以石湾不好好搞陶瓷搞陶瓷文化真是太可惜了。

  今天,石湾的日用陶器已经衰落了,已经完成它的历史任务了,被塑料和金属材质的一些日用器皿取代,石湾的经济是不能靠这个了。但是艺术方面还是可以搞一搞的。石湾有制作艺术陶瓷很好的泥土和釉料,特别是釉料,很丰富,变化能力很强,各种颜色都有。所以,我一直觉得,石湾最适合搞陶文化陶艺术。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利用陶文化陶艺术的影响力发展旅游,整个城市规划跟着旅游和陶文化走。只有这样,石湾才不会丢掉它几千年的陶文化和历史传统。

  我把南风古灶保了下来,但是它现在搞起来,是依靠刘渝。我和刘渝是朋友,以前又是校友。当时刘渝当了政协委员,写了一篇文章,是关于陶瓷文化的,意思是说佛山不是要搞陶瓷文化吗?那么这个陶瓷文化能不能做到街上去呢?这个文章给我看到了,我就打电话给她,希望把南风古灶的历史资料提供给她,然后做一个提案交上去。后来他们政协委员就来视察了。那时候,陶三厂还在那里做水缸,一切看起来都是一塌糊涂的,到处是蜘蛛网。他们就说这么一个窑非常宝贝啊,就是一颗明珠啊,应该把它擦干净,让它放光,政府应该重视啊。他们回去了以后就做提案,我也把资料提供给了她。这个提案也不是一提就通过的,从1993年就开始提,年年提,大会小会讲,第一年不行第二年再来,第二年不行第三年再来,提了好几年最后才搞起来。

  1999年,南风古灶搞了一个“千年之烧”的活动,来了一大批外国客人,有陶艺家,有媒体记者。那时我心里是很高兴的,觉得南风古灶的春天要到了,我的梦想和抱负也可以施展一番了。石湾镇为了搞南风古灶,专门请了一个新领导叫韩旭春。他搞南风灶想搞大排场,有酒店在里面,一路搞到搞不下去,就请教我。我说你不对路,你不要这样搞,你首先要搞好南风古灶本身,生产创作要搞好,你才搞其它的事情,搞不好的话就没有基础了。他听了我的话就搞了一个研究会,会长是他,我是副会长,招牌就是“南风古灶保护发展研究会”。那个招牌摆放的位置,跟南风古灶旅游区的招牌是并列的,一个左,一个右,现在没有了。

  这个研究会由我牵头,搞了几年,有十几二十个成员。后来韩旭春走了,人就散了。上头不搞这个项目了,没有经费,那些人呆在那里也没用了,就回各自岗位去了。后来就剩下我一个,兵也是我,司令也是我。其实我也应该走的,别人一个一个都在说,你应该走了,但是我感觉到这个项目应该一直搞下去,所以最后还在那里坚持了好久。

  后来实在没办法,我慢慢地也不去那里了。现在我们研究会那间办公室还在那里,空着,里面还有我的东西。几天前,我太太帮我去收拾东西,回来就跟我说,我被南风古灶扫地出门了。我还有一个招牌在那里,写有“南风古灶第十八代传人霍流芝”的招牌。因为我是石湾霍氏的二十八代,南风古灶是我们十世祖霍以善起,到我就是第十八代。这个招牌可能没有了,因为我离开了。

  陶城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仅为陶城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天博
上一篇:全国建筑卫生陶瓷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潮州地区委     下一篇:2021年日用陶瓷餐具市场需求调研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