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百家瓷带你了解诸窑之冠--柴窑

作者:天博    更新时间:2020-11-13 13:49

  “雨过天青云破处,者般颜色做将来。”这是五代后周皇帝柴荣对柴窑烧制瓷器的御批,更有载柴窑出产的瓷器“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滋润细媚有细纹。”尽管后世对这些记载很困惑,这是世宗对已有瓷器的评判?还是对未来柴烧的期望?但并不影响无数柴窑匠人为达到这些期望值,不断的努力尝试,用技艺去诠释证明!

  我们来看下柴窑瓷器的烧制工序,就知道它的神秘魅力了!对于所有的窑主来说,每一次窑烧都是一次“豪赌”,带着所有准备好的作品,这些都是工笔精湛的老师们准备了很久的心血!

  单是景德镇一线的画师,完成一只精品青花山水盖碗的成本费用,就超过千元;青花颜料的配方是每个制瓷家族的不传之秘,经过加工的釉料才能产生温润内敛的光感,这一道又一道投入不菲的工序,容不得有一丝闪失。如果不是一个苛刻而又谨慎的完美主义者,很难有这样的耐心,来完成这样一整套工序

  但这些投入不一定完全能得到回报我们做好所有的前期准备工作,然而这场豪赌,有一半是火与土的凝练,是大自然的发挥!只有在开窑的那一刻,从成品来判输赢,而我们都被这份神秘或惊喜吸引着....

  柴烧的几个小时到几十个小时内,在烧制过程中由于要不断加柴,所以温度时高时低,表现在气泡上就是大小不一,有一定层次感,纹饰形成浅浅淡淡的层次美感!

  有这样一批在美作背后默默付出的师傅们,他们有着几十年的柴烧经验,要连续投柴三十个小时以上,这三十多个小时,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窑口分秒不可离人,需要全神贯注的观察窑炉的火口,通过火苗的状态来判断窑内的情况,在适当的情况下,温度必须顶上去

  在这个过程神秘而严谨,但仍有一定的不可控因素——缩釉、吃烟、落灰、湿气,随时威胁着一件作品的诞生。器物摆放的位置,温度的分布状况,这些人为不可控的因素,只能靠着经验来判断

  选用成本极高的上好松木烧燃料就是因为松木烧出的火焰长、热星高、灰粉少,有利于窑内温度、气氛更均匀地分布,从而保证窑内的器皿烧得多、快、透,而且更省柴。还有一点原因就是,松木之所以可以生火,因为松木含有的松油脂也很丰富,这是一种可燃性很强的油脂,可以达到滋润陶坯,出现丰富釉面的目的!

  成品不易,除了这些窑烧因素,前期作品釉料的投入也是一笔极高的成本费用。青花中釉灰的用量、青花料的细度、青花料的浓度等都是图纹发色是否完美的影响因素,需要去氧化还原最初的青花釉料才能使得青花的蓝色晕染的更为灵动自然!

  现代也不乏气窑和电窑,但是“两个巴掌做出来的东西,有些科技是无法替代的!”在这个机械发达的时代,流水线上越来越多的机制贴画肆意弥漫,它们有优点也有缺点!

  但是永远无法替代千年瓷都的传统精粹,先人用智慧用手工做出的美瓷,纹饰清晰层次分明,青花图案规整连贯,釉面油润均匀有光泽,看起来仿佛隔着屏幕感觉到它们强大的生命力,灵动而秀美!

  走进瓷都看一看那个神秘的瓷皇柴窑,它宛如一个深沉肃穆的王者一样,屹立在景德镇的深处,用瓷艺守护着它的子民...轻触开窑后的美瓷,带着窑火的余温,嘭”的一声顺着指尖直达心底,一见倾心,这就是柴窑的魅力!

天博
上一篇:什么是柴窑?它到底贵在哪里?     下一篇:景德镇:发挥陶瓷特色打造产业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