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十年“磨”一筷让 “瓷”与“筷”尽情交融

作者:天博    更新时间:2020-11-29 06:40

  作为中国文化最古老的象征之一,筷子的历史与汉字的历史几乎一样悠长,凝结着中国人的智慧与哲学。而陶瓷,更是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符号、千年不变的中国“名片”。当这两种文化符号如今经巧手结合于一体,于是便有了瓷筷——它既是人间烟火的盛器,又是传统文化的凝聚。

  曲线流畅,六面体结构稳定,色彩雅致不失光泽,配以匠心独具的防滑设计、暗合中国传统文化的方圆尺寸……一双双在北京金宝街三礼堂陶瓷艺术馆中摆放的多彩瓷筷,吸引了诸多国内外嘉宾的目光。

  中华民族器以载道,以器敬礼,以礼行天下。在三礼堂瓷筷的发明者、江西老表聂驿清看来,以筷为礼,不仅代表着中国特色、瓷都特色,喻意着健康快乐、家庭团圆,也象征着天下人丰衣足食,代代福寿。“瓷”与“筷”的交融,堪称中国文化的一种世界表达。

  1974年出生的聂驿清,老家在江西上饶农村,家境清贫,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5岁砍柴放牛、十六七岁帮助父母干农活,后来在家乡建筑工地上搬砖、盖房子,打了三年工。

  一个偶然的机会,“建筑队要选一些体力好的年轻人到国外去”,聂驿清就这样以劳务输出的方式来到以色列打工,一次特殊的机缘巧合却让他顿悟人生的方向。

  “周末打零工,我会帮当地一个富商修剪院子里的篱笆,我用上了建筑上的水平线技术,篱笆修剪得齐整,活像一件艺术品。活干得漂亮,人也努力,慢慢地得到了他的认可,让我们帮助干家里的活,比如擦银器。后来我们交流,他问我老家在哪?我说在江西,他不知道,他问我离景德镇有多远,我就告诉他‘很近’。”聂驿清说,富商激动地带他来到收藏室:里面摆放有许多景德镇出产的青花瓷,还有一幅瓷板画,画的是庐山瀑布,聂驿清告诉富商,这是我的家乡。

  “瓷板画也罢、青花瓷也罢,他都当传家宝收藏。当时我就震撼了,这位外国富商远在大洋彼岸,却对景德镇的陶瓷艺术如此看重。”聂驿清说,后来这位以色列人就对他说,你这么年轻、这么努力,你家乡有瓷器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回去做?

  “这句话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996年。”然而当时在国内,各地还“上演”着摆摊甩卖景德镇瓷器的场景,这让聂驿清感到痛心。他暗下决心,要让瓷器之都生产的艺术品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市场的认可。

  回国后,聂驿清一直忙于做陶瓷艺术品收藏的生意,直到十多年前,一次归乡的经历促使他萌生了制作瓷筷的念头。

  “妈妈在家煎豆腐给我吃,锅里边有高温的油,用的是树脂筷子,当时就闻到一种塑料味道。一看,筷子尖前面三公分以上鼓起一个很大的包,妈妈说筷子就是这样的,等一下不用的时候就会缩回去。妈妈说,木筷在南方潮湿天气中容易长霉,清洗不干净,只能用这种塑料筷子。”聂驿清陷入回忆。

  “我想给母亲一双放心的筷子。”这件小事让聂驿清立志要研制出既实用好用、又兼具艺术价值的瓷筷。对瓷器发自内心的喜欢、对景德镇瓷器的喜爱,和对母亲的孝心凝聚在一起,敦促他走上了漫长的“瓷工”之路。

  “瓷难成箸,就是说用瓷做不了筷子。我们就到处去学习,到德国、日本,到景德镇去学去问,问一些老师傅,都说做不了,也教不了你什么。”聂驿清说,“正因为没人做过瓷筷,如果我们能把它做出来,岂不是更伟大、更有挑战性?”

  尽管七八岁就会用毛竹做筷子,聂驿清还是低估了瓷筷制作的难度:“开始不成功,不是烧弯掉了,就是烧出来很笨拙,只能一点一点地改……”

  成型、晾胚、修胚、素烧、上釉料、高温烧制……景德镇上的“三礼堂”作坊内经常灯火通明,聂驿清一次又一次与瓷匠、工程师研讨试验,一次又一次推倒重来。

  “不少人劝我,甚至有些人嘲笑,觉得我做了一件傻事。但不是有一句话叫‘铁杆磨成针’吗?我就不相信瓷筷做不出来。”2010年,经历两年的试验后,第一代瓷筷终于成型,人们赞叹瓷筷的美丽,而聂驿清仍然觉得“还不够满意。”

  温度的细微差异、釉的浓度的细微差异、悬挂距离的细微差异、制模精度的细微差异……数不清的日夜,一点点调校整套工艺,这两根看似简单的瓷筷,耗费的不仅是巨额的资金投入,更是长达十年的时光。

  身边朋友说,瓷筷投入太高收益太小,不值得;或者劝他,市场接受度有限,不适合商业化。聂驿清说:“我偏啃下这块硬骨头。”

  “瓷筷要吊烧。吊烧有一个弊端,就是顶头必须打一个洞、穿一根钢丝,我们穿的是一种直径0.6毫米的特种钢,悬空烧制后,再一点一点打磨,钢丝点完全淹没在瓷筷里,这是一项专利。”聂驿清说。

  本着对中华文化的热爱和精益求精的匠心,聂驿清十年如一日投入在生产车间,几乎将过半收入、精力、时光都赋予了瓷筷。

  笨重的问题、易断的问题、颜色不均匀的问题、筷子不够直的问题……在攻克一道道难题后,一直到2018年第八代产品出炉,他才缓缓地从窑炉边起身说:“我想要的瓷筷有了。”

  到目前为止,瓷筷已经发展到第12代,一双标准瓷筷的“体重”从最初的60多克减到38克,长度统一为25.33公分,用纯天然矿物质颜料烧制而成的高温釉颜色则多达30多种……

  “长期以来,中国人的餐桌上有瓷碗、瓷盆、瓷勺、瓷碟,就是没有瓷筷,现在有了,‘一大家子’就齐了!”到三礼堂陶瓷艺术馆参观的不少友人发出惊叹。

  眼下,在北京、江西等地的一些酒店,逐渐出现了瓷筷的身影,瓷筷还走出国门,远销日本等国家……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使人们重新认识健康的重要性。十年“磨”一筷的聂驿清也有了新的梦想:“希望每一位中国人拥有一双健康干净的筷子,瓷筷就是这样的筷子。君不见,很多瓷器沉在海里,几百年过去,再打捞上来的时候完好无损,为什么?因为瓷器抗氧化抗腐蚀。”

  “我从小就想做一件与每个人有关的事情、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做瓷筷就是这样一件事情。”认准目标的聂驿清说,“不管多难,我都会坚持下去,在我的有生之年,让瓷筷走进千家万户,走进全世界用筷子的地方……”(图片均为聂驿清本人提供)

  作为中国文化最古老的象征之一,筷子的历史与汉字的历史几乎一样悠长,凝结着中国人的智慧与哲学。而陶瓷,更是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符号、千年不变的中国“名片”。当这两种文化符号如今经巧手结合于一体,于是便有了瓷筷——它既是人间烟火的盛器,又是传统文化的凝聚。

  新华社照片,北京,2020年6月3日 北京著名商业街开始恢复繁华 6月3日,市民及游客在西单大悦城商场内购买食品。

  新华社照片,北京,2020年6月4日 夏至箭扣长城 这是6月3日拍摄的箭扣长城。

  新华社北京6月4日电(记者关桂峰、王普)记者4日从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了解到,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同北京市科委等部门研究制定了《北京市构建市场导向的绿色技术创新体系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提出要将北京建设成为具有区域辐射力和国际影响力的绿色技术创新中心,并明确重点发展8个领域的绿色技术,强化企业在绿色技术创新中的主体地位。

天博
上一篇:看陶瓷企业二代如何玩转新赛道     下一篇:日用陶瓷公司排名